访谈

飞标司:推动安全监管运行水平迈上新台阶

图:胡振江:推动安全监管运行水平迈上新台阶

飞行安全是民航业始终坚持的第一条底线,是开展民航各项工作的前提和基础。“十二五”期间,飞标司积极探索安全监管新模式,建立健全飞行员资质管理长效机制,强化新技术应用效能,着力推动民航安全运行品质和安全管理水平的提升,有力保障了航空安全。在“十三五”这个实现民航强国战略的关键节点时期,飞标司将如何创新行业监管模式?如何深化关键岗位专业人员资质能力建设?如何把好运行风险防范关口?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民航局飞行标准司副司长胡振江。

严把运行安全关 实现安全管理系统化

  记者:据了解,“十三五”时期,我国民航仍将是全球民航业增长最快、潜力最大的航空运输市场之一,行业规模会持续扩大,航空公司运行情况日益多样化。新形势下,飞标工作将面临哪些新挑战?

  胡振江:“十三五”期间民航业将迎来发展的“春天”,同时,社会公众对民航运行安全水平和管理能力也将有更高的期待。严把安全关口,推动行业安全监管运行水平和运行品质稳步提升需要“精耕细作”,飞标领域工作可谓是压力大、责任重。其中,我们将主要面临三大挑战:随着行业规模的迅速扩大,人力资源短缺问题将日益突出,对如何推动专业人员数量稳步增长和专业能力快速提升提出了新挑战;随着航空公司运力的迅速增长,机队规模迅速扩大,航线网络快速扩张,运行情况日趋复杂,新机型不断引进,高高原、极地、跨洋飞行等特殊运行环境逐渐增多,对安全管理能力的提升提出了新挑战;民航安全运行是一个大系统,空域资源的利用、机场容量的提升、复杂天气的应对、地面的服务保障等,需要航空公司、空管、机场等系统协同联动,对如何加强航空公司与民航各保障系统之间的运行协同能力提出了新挑战。

  记者: “十三五”期间,飞标工作的总体思路是什么?

  胡振江:飞标司将进一步落实航空公司运行安全监督管理的工作职责,以专业人员资质能力建设为核心,以飞行标准监管系统建设为重点,以建设具有前瞻性的、适合国情、符合国际发展趋势的飞行标准规章体系为基础,进一步创新监管模式和手段,加强监管队伍建设,推进航行新技术应用,探索飞行标准服务新内涵,确保航空公司持续安全运行。

  记者:“十三五”期间,飞标司将重点在哪些方面谋篇布局?

  胡振江:我们将注重建规章、抓队伍、推创新、提效能,着力推动安全管理系统化。一是要加快建立健全适应行业最新发展特点的规章体系,推动《飞行标准管理条例》等行政法规的出台,启动飞标领域18部规章中的15部规章的修订,制订高高原航卫保障等新标准。二是要继续狠抓人员资质管理。引导行业重视和加快专业人员培养,强化委任代表和监察员队伍管理。三是要坚持创新驱动发展。推进航空公司统一运行、维修工程外委等新运行监管模式,深化新技术应用。四是要系统提升安全管理效能。计划2年内完成FSOP系统二期建设,实现飞标领域工作全覆盖,有效提高安全监管水平。五是要结合国产航空器运行评审,推进航空器制造厂家运行支持体系建设。

严把人员资质关 切实提高监管效能

  记者:据统计,全行业飞行、机务、运控、客舱等专业人员总数已达到20.1万人,“十三五”时期,这个数字仍将不断攀升。那么在深化关键岗位专业人员资质能力建设方面,飞标司将有哪些重点举措?

  胡振江:人是民航安全发展的关键因素,飞标司始终将人员资质管理作摆在“核心”位置。“十三五”时期,我们将严把人员资质关口,使人员资质管理更加科学、客观、合理。

  具体来讲,就是要不断完善专业人员资质管理政策和标准,有效控制人为因素导致的运行风险。重点关注飞行人员、维修人员、飞行签派员、客舱乘务员等安全关键岗位人员的资格管理,推动专业技术人员提升资质能力,构建量化指标和系统化的资质能力评价体系。继续完善飞行、维修等专业人员“黑名单”制度建设,严格岗位诚信管理。同时,还要加强对1470名飞行标准委任代表的准入资质、教育培训和定期审核的管理,加强监察员队伍建设和专业人员的身心健康管理。

  记者:行业发展需要不断提高监管效能,“十三五”期间,飞标司在安全监管模式上将有哪些创新举措?

  胡振江:我们将以航空公司统一运行为契机,顺应行业集团化、一体化、跨区域、全球化运行的新需求,尝试建立合格证管理办公室(CMO),实现对航空公司“一对一”的精细化管理;以信息化手段,实现工作任务一体化、程序标准一体化、检查工具一体化管理;以大数据为依托,强化数据分析和安全绩效评估,实现动态监管,全面提升监察效率,推动安全监管运行水平迈上新台阶。

  记者:据了解,“十三五”期间新飞机数量仍将大幅增多,机务维修工作重要性将越发凸显,那么在机务维修方面飞标司主要有哪些考虑?

  胡振江:维修工作无小事。我们将加强维修执照管理和维修诚信管理,加快推进CCAR-66部《民用航空器维修人员执照管理规则》规章修订工作,继续完善民航维修人员不诚信和不安全记录系统建设;进一步加大通航维修领域关注度,在人员培训、维修能力建设方面发挥引领作用,促进通航发展;加强与行业协会间协作,实现行业内提高维修质量和对故障快速反应的经验共享,如防空停经验、维修控制中心(MCC)建设经验和数字化管理经验等。

  尤值一提的是,针对国内“老龄飞机”数量呈现逐步缓慢上升的态势,我们将持续加大“老龄飞机”维修管理力度,确保“老龄飞机”的持续适航和运行安全。

严把风险防范关 提高飞行安全裕度

  记者:做好风险防控是民航安全管理的重要方面,飞标司将如何结合部门职责把好风险防范关口,提高安全保障能力?

  胡振江:风险管控已经成为提高安全整体裕度的重要抓手。“十三五”时期,我们将在制度和政策上强化风险管控,从源头上做好风险防控顶层设计。完善运行准入“标准清单”,形成统一、规范、透明的运行准入标准,确保行业发展速度、规模与安全保障能力相适应。更加注重大数据的分析和利用,通过数据找到薄弱环节,逐步实现由结果驱动到过程驱动、由事件驱动到数据驱动的风险管控模式。将按照“适应-自我完善-自组织”管理生态学的思路,探索构建良性的监管生态,强化航空公司安全管理主体责任,逐步实现航空公司安全管理的“自组织”。进一步提升应急处置能力,加强机场应急救护能力建设,完善航空公司应急处置预案,有效降低损失。

  记者:确保行业发展速度、规模与安全保障能力相适应,强化科技支撑是其中重要一环。“十三五”期间,飞标司将如何体现创新理念,加快推进新技术运用?

  胡振江:新技术本身就是创新,新技术的应用推广过程就是发展理念创新的实践过程。我们要积极推动行业单位转变思想观念,实现新技术应用从“局方主导”向“公司主动”的转变。要把新技术应用的着眼点和落脚点放在提高民航安全水平和服务质量上来,做到成熟的要深化、不足的要补上、正在发展的要抓紧。

  “十三五”时期,我们将重点推进航空器跟踪监控系统建设“三步走”计划,争取在年内实现95%的运输机场具备PBN程序,至少75%的运输机场全面实施PBN运行;积极推进机场ADS-B建设、航空公司HUD低能见度运行;适时开展增强视景系统(EVS)技术验证、GLS补充审定和试运行;加快推动“北斗”系统在民航领域应用。此外,还将推进全球航班定位追踪系统,基于云的无人机监视系统,移动终端、电子执照和电子签名等监管新技术应用。

  记者:今年是“十三五”开局之年,飞标司将采取哪些重点措施,为“十三五”时期发展奠定基础?

  胡振江:2016年,飞标司继续以改革创新的工作理念,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扎扎实实做好基础性工作,为“十三五”开好局、起好步。要推动CCAR-121部《大型飞机公共航空运输承运人运行合格审定规则》等规章修订工作取得实质性进展。要持续抓好人员资质能力建设,尤其是突出飞行员和招飞中的心理健康评定。要加大中外航空公司运行监管力度,特别是做好外航在华运行安全风险防范工作。要抓好5个重点安全专项工作,即稳步推进统一运行、完善高原机场运行管理和航卫保障标准、持续开展老龄飞机管理和工程外委工作、做好ARJ21飞机交付后的运行管理和维修保障工作以及继续推广航行新技术应用,促进行业安全科学健康发展。

来源:中国民航网 作者:王娓娓

Related posts

集思广益,破题货运安全

赵辛

解读|《循证训练(EBT)实施方法》

一潼

天津机场:着力打造北京第二空中通道

赵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