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检防爆 机场安防

埃及机场安检状况堪忧,国际机场到底有多安全?

机场周围竖立起了装有铁丝网的围墙,入口处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哨兵,需要前往出发港的旅客们现在必须通过两次安全检查才能最终被放行,在最近的一班航班起飞前,登机口外至少站了8名身着制服的安全人员。

  这是10月31日俄罗斯A321客机在埃及西奈半岛坠毁后,埃及沙姆沙伊赫机场如今的景象。而在此之前,这座机场的安检情况,以及埃及其他机场目前的状况依然堪忧。

  随着导弹袭击的猜测被排除在外,机上存有爆炸装置的行李的推断则甚嚣尘上,越来越多的目光正在聚焦到埃及机场,以及全球机场的安检问题上来。

  埃及机场安检松懈,设备落后

  《纽约时报》7日报道了除沙姆沙伊赫机场外,埃及其他机场仍然松懈的安检力度。

  在开罗机场,一名坐在X光安检仪器前的工作人员,一边扫描着行李,一边在自己的手机上一刻不停地发着短信。当一名乘客走过安检门引起警报声的时候,另一名安检工作人员轻而易举地就相信了是他口袋里的手机造成的警报声。

  而这些问题,在空难发生前的沙姆沙伊赫机场,也似乎是常态。

  澎湃新闻此前曾报道,有数名在该机场搭乘过航班的乘客表示,机场安检情况堪忧:乘客行李无人看管、安检不严格、机场工作人员无需接受检查即可穿过机场。

  一名曾在沙姆沙伊赫机场搭乘过航班的,名叫弗娜·麦肯基(Verna McKeich)的乘客回忆说:“我被松散的机场安保工作震惊了。负责乘客身体扫描的工作人员一直低头玩着手机上的Candy Crush(一款游戏)。”

  埃及各大机场的安检设备一直以来也都广受诟病。

  沙姆沙伊赫机场多名匿名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一直都在对此提出抗议,比如X光扫描仪和爆炸物质探测器都已老旧,还有一些因为工作人员不具备操作的基本素质而导致许多设备损坏。

  机场安检程序到底是怎样的?

所有的物质都会用不同的‘伪色彩’在显示仪上呈现,比如说金属,它们往往是蓝色的,有机物质往往是橙色,而更轻薄的金属则多呈现为绿色。烈性炸药在扫描仪上一般就是橙色的,它可能只是一瓶水,但是不是爆炸物就要通过形状来鉴定了。

  那么,全球机场的安全状况到底如何呢?如果“炸弹说”真的属实,后“9·11”时代的机场安检还存在着什么隐患?据有关数据显示,在全球范围内的国际机场,每半年就会发生一起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的攻击事件。

  有关专家表示,即便如此,对托运行李的安全检查体系依然非常可靠。

  据法新社报道,致力于机场安全检查的法国ASCT公司负责人塞巴斯蒂安·卡隆(Sebastien Caron)表示,确保根据国际规则,对于托运行李检查的第一步就是确保任何一个托运过行李的乘客本人的确登机了。

  “在法国乃至欧洲,所有托运行李都会通过一个自动的X光射线扫描机,这个机器可以检测到99%的爆炸物中的物质。”卡隆说。

  接下来,超过30%的行李则会经由一名安全人员再度检查,最后,还将有5%的行李因为存疑而被送往电脑分层扫描机处再度接受检查。

  卡隆表示:“这时候超过99%的行李已经被送往了飞机上的行李舱,但如果最后安全部门觉得仍然需要对某个乘客的行李再进行检查,那么他的行李就会被重新调回来,放入检查室开箱校验。”

  曼彻斯特城市大学致力于研究机场X射线扫描成像软件和身体扫描仪的尼克·博林(Nick Bowring)告诉BBC新闻,借助扫描仪,工作人员往往通过对行李内物品的“色彩编码”(color code)以及物品的“不寻常形状”(unusual shapes)来进行鉴定。

  “所有的物质都会用不同的‘伪色彩’在显示仪上呈现,比如说金属,它们往往是蓝色的,有机物质往往是橙色,而更轻薄的金属则多呈现为绿色。”博林说。而炸弹往往就以橙色的有机物质的形式出现。

  博林还表示:“一般来说,普通的行李中都塞满了衣物,还有手提电脑或者是电池。”

  “烈性炸药在扫描仪上一般就是橙色的,它可能只是一瓶水,但是不是爆炸物就要通过形状来鉴定了。”

  最大的安全问题来自机场工作人员的共谋

  有关专家表示,总的来说,行李安检是可靠的,而对安全问题最大的危险则来自于机场工作人员的“共谋”。

  飞行安全专家兼前飞行员贾维尔·泰托曼(Xavier Tytelman)称,多亏了X光射线扫描仪,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就没有一个人成功将炸弹带入飞机的行李舱过,但是“我们知道,瑕疵依然存在”。

  泰托曼表示,巨大的金属板可能就可以掩盖爆炸物质,以此逃脱扫描。

  “一般来说,如果有疑问,工作人员会手动对有嫌疑的包裹进行搜索,”但这需要大量的时间和人力。

  卡隆也表示,这样的安检系统仍然存在弱点,“比如被带上飞机的手提行李,乘客可能自愿或者被迫带它们上机。而鉴于飞机行李舱内行李的体积和密度,行李舱可能也会因此变得脆弱。”

  此外,机上的那些被用于存放飞机餐食材、用具、洗涤用品等物品的储藏柜也同样可能存在着安全隐患。这些地方的存在使得工作人员“可能参与共谋,带入非法物品,或者直接帮助入侵者进入限制区域实施行动”。

  卡隆称:“在大多数(成功或企图实施的)案例里,机场工作人员都卷入其中。比如一个负责行李的工作人员,可以在登记完所有行李之后,轻易地在行李舱中加入一个带有爆炸装置的包裹。但这样的行为并不一定是自愿的,比如有些工作人员可能是受到了胁迫。”

    来源:澎湃国际

Related posts

基于机场信息系统全流程身份管理的智能化安全 平台研究和实践

一潼

南昌机场开展危爆物品清理整顿专项行动

赵辛

深圳宝安发布“低空十条”最高补贴3000万元,打造低空经济发展标杆城区

一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