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展 技术应用 访谈

圆桌讨论:安检信息化与货运安全

主持人:

云南机场集团公司副总裁侯庆平

参与嘉宾:

青岛国际机场管理公司副总经理兼航空安保公司总经理陈明聪;

四川省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安全顾问康鸣;

中国民航科学技术研究院安保所调研员张圣辉;

公安部第一研究所副所长陈学亮;

同方威视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CT中心总经理张丽

   

圆桌讨论

云南机场集团公司副总裁侯庆平


    侯庆平:6月26日是世界禁毒日,毒品90%是通过地面运输,有10%是通过航空运输,加之近年来航空运输安全问题比较突出,所以我们今天主要就这一话题进行探讨,,先请各位就航空货运存在的问题和难点谈谈你们个人的看法。先请陈总!


青岛国际机场管理公司副总经理兼航空安保公司总经理陈明聪


    陈明聪:目前航空货运市场难点方面,我认为还不是很规范,就青岛机场来说,如果拿今天和90年代的机场相比,我们虽然进了一大步,但是和国外机场相比我们的货代市场缺乏规范管理机制。正是因为缺乏有效的监管之后,代理公司肯定有自身利益,不愿意加大对安全风险投入。所以从安全角度上讲,安检在整个出港货物收运最后一个环节中要承担很大的风险。

    从风险管控这方面讲,除了安检信息集成先进设备的使用,包括如何提高科技手段都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但是除此之外,我们针对这些难点,怎么样从其他的领域,比如说从源头抓起,规范行业,不断完善我们管理机制,最终把关口能够前移,把风险真正控制才是重点。


四川省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安全顾问康鸣


    康鸣:从航空货运整个行业来讲,我认为对源头的关注度没有对客运安全的关注度那么高,或者说我们对货物运输的风险关注度还不够高。客运发生空防事件那主要就是有组织的恐怖袭击;而如果在货运上做手脚或者是出漏洞,那么一旦发生问题就是灾难性的。从民航系统提出系统安全上考量来说,我们对系统安全还是做得不够,还是在条条块块上管理,而恰恰货运的链条太长,要对整个链条进行关注,所以管理上还是有很多不足。

    去年,局里出了很多规章,咱们在危险品管理上,尤其这几年电子商务发展非常迅速,去年一年我们在四川机场仅仅地服一家查货的违禁物品就2500多件,大量的是电子违禁产品。这个有两个方面,一个是无目的的违禁;一种是有目的的违禁,比如说夹带,或者是谎报。所以我觉得货运空防压力非常大。当然,在中国民航历史上还没有发生非常灾难性的货运安全事件,但是如果这种风险一旦出现了,后果不堪设想。


中国民航科学技术研究院安保所调研员张圣辉

    

张圣辉:我们主要是做一些政策咨询、政策研究的方面,也是结合我们去年开始协助民航局、公安局做货物安保的政策研究来谈谈我自己的一些理解。    我完全同意前面两位专家的意见,从我的角度来看,最大问题还是我们在整个对货运安保整个链条监管能力的薄弱这一块。

去年我们跟民航局、公安局做安保政策题目就是如何加强货运安保链条。经过了解分析后发现,整个货运安保链条牵扯的很多,其中大四大方面,从货主开始,然后到代理人,然后到地面服务安检,最后到承运。每个主体参与主体都要发挥各自的安保责任,才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得好一点。但是实际上,从民航公安局的角度,有时候也有心无力,其目前只能在安检上进行监管,销售代理人是中航协在管,货主又是一个方面,所以,这一链条里面牵扯到的条块分割很多,主管部门都不太一样,甚至民航也涉及到不同的司局,比如:公安局、危险品运输司,而且,很多问题由于快递的迅猛发展所引起,但快递又归邮政管,那就牵扯到部委之间协调问题,难度就更大了。我们只能从提建议角度向上反应,所以我们监管手伸不到里面,我们只能提一些建议。

    侯庆平:提出建议就能制定相关的政策。货主、代理人、还有安检再加承运人,从四个环节制定相关规定。

    张圣辉:还需要更高层的抓手来抓一下会更好一些。

    侯庆平:谢谢!前面两位都是一线的,后面3位刚好是科研院所。再请陈所长谈一谈。


公安部第一研究所副所长陈学亮


    陈学亮:很高兴有机会跟大家一起共同研讨航空货运安检安全以及信息化问题。公安部第一研究所80年代就开始从事安全检查技术及产品研发,并长期与机场保持着深度合作。那么,既然航空货运安全是一个主题,是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所以,在该问题与信息化结合的层面有几个方面。

一是现在的管理还没有到位。从整个国家来讲,物流行业就是一个兴起的行业,其本身就是一个新兴的事物,我们对这块的研究或者对它的了解相对滞后,这是现实存在的。而对于行业的管理也并不是哪个部门能够全权控制的。回到安全的角度,公安部第一研究所作为服务民航安全发展多年的一个单位,又是公安的研究机构,除了为民航安全提供技术支撑外,对整个社会公共安全也要提供技术支撑,进而我认为民航货运安全应该从一个大安全的概念上去整体推进,要从行业发展的角度进行理顺、解决,从管理手段、从信息化的各方面进行解决。

局方包括航科院正在针对航空货运检查积极地起草一些标准和规范,但是如何把需要解决的问题与信息化结合在一块的难度是比较大的。以往机场场方更多的重点是在人身携带行李方面,已经形成非常人性化的系统;但在货物检查这块相对比较弱,信息化程度相对来说也不太够。

    一方面,检查目的发生变化。目前整箱货物检查技术还没有像检查人身行李这么细致,针对货物检查更多是解决航空货运运输物和实际申报的物品是否对应、是否有夹带危险品等,检查的目的发生了变化,所以,我们要对检查的目的有一些深层次的了解和研究,才能更好地匹配设备、改进设备,达到更好地信息化水平。

    另一方面,货物种类应区分对待。针对散单的检查手段与针对整箱的检查手段可以采用不同的检查手段、不同的安检设备。目前,同一个安检设备既要检查散装式,又要整箱检查,这就存在问题。同时,具体运输的货物种类不同其安检方式也不同,比如海鲜类货物与电子类货物,可以采用不同侧重点的设备进行处理,并不是功能越多、技术越复杂、价格越高的设备就适合,你感觉这个设备好,但是现场应用未必适合。也这就是资源分配的问题,只有有效合理地利用资源,分配资源才能够获得更大的实际效益,同时,信息化处理方式就相对得以更好地解决了。

第三,工作流程不规范,影响信息化进程。实际上,当前我们每个航站在实施货物检查的时候,它的流程、方式都有一定差异,都不一样,更不用说每个货运代理公司、航空公司处理的流程与方式了。检查流程的不同,配备的设备也不同,所以这种情况极大地增加了安检设备供应商提供解决方案的难度,因为我们要更深层次的调研,用更多时间去了解一线的需求,以便针对提供的解决方案更适合不同机场、不同需求的全流程检查方案。所以,在此方面,建议局方最好能对货运安检的流程进行规范化,这样既可以让货运安检速度更快、效率更高,也可以促进货运安检信息化的整体发展水平提升,实现可持续发展。

    此外,在信息化层面来讲,单纯的检查是零散的,也不利于管理工作及水平的提升,这就必须要与信息化相结合,用信息化的手段促进货物检查流程能够更加适合于我们快速、安全、高效的发展理念,又能够合理利用信息数据提升管理空间。  


同方威视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CT中心总经理张丽


张丽:网购现在特别盛行,进而催生了快递行业的高速发展。但是快递运输快速的发展隐藏着重要的安全问题和安全隐患。这主要由于快递运输行业牵涉的环节多,监管的部门多从而导致整体监管难的现象,同时,从其产品种类的繁杂则造成了技术解决处理的难度。

    从技术角度上讲,由于包含日常生活用品、工业用品、电子产品等众多复杂的物品,使得货运安检成为了世界的难题。目前,不只是国内缺乏很有效的技术手段,包括全世界货物安检都没有一个非常有效的监管手段。

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一个航空箱,它比手提行李和托运行李都要大很多,里面物品的种类也很复杂,这么多东西重叠在一起,通过X光机来看,很多东西是看不清楚的。加之,航空箱里可能会存在很多金属制的工业物品,这些物品在X光机下很多时候也是看不清楚的,特别是对于一些危险物品采取的非常复杂的藏匿方式,导致图像信息更加复杂化。所以,从目前技术手段上,很难对它进行非常有效的检查。

在此方面,需要我们大家一起,包括国家层面、监管部门、科研机构共同就货运安检技术作为一大方向,作为我们共同的挑战一同克服。

    侯庆平:刚刚我们都谈到了航空货运安全上存在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可以说现在一方面我们存在这些问题,另外一方面又要保障货运快速发展,还要兼顾快速发展下的安全问题。所以,请五位嘉宾从你们各自角度谈一谈,怎么样有效解决这些问题?刚才我们也提到了通过安检信息系统,或者通过其他技术手段,或者管理手段进行解决,既确保方便快捷,同时也要确保安全。再请各位展开探讨下。   

    陈明聪:我认为,第一思念观念上谋求转变;第二是从技术上提高;第三是从流程上完善,包括从整个检查、规范;第四从制度上,包括规定,包括局方不断下达规定,危险品运输违规行为举报和规定来完善。第五从机制完善,也就是说各个监管机构联合,多措并举,既能够促进航空业发展,又能够保证我们安全。

说得具体一点,比如从货物运送产品的可靠性上,我曾经去富士康山东烟台工厂考察,感受很深,因为他对自身的规范非常严格、安全防范要求也非常高。入厂参观手续没办齐不能进去;卡车进去以后6个小时内不准出去;接到订单24小时要实现全球通货,并要在20几个小时运到美国等等,一系列严格完整的制度流程。我很吃惊,我就问你们是怎么运作的?他们接到订单后,员工会在几分钟内到车间启动生产任务,生产任务一启动,物流部门也马上启动了,大概20个小时产品下线,物流马上接应上,非常高效。所以,传统24小时的测爆方式已经不适应企业供应链的需求。另一方面,富士康的产品要运到美国,美国对产品质量的标准要求非常严格,所以在此方面,我们并非要对所有货物都要进行测爆,只对没有信誉的产品进行就可以了。

    再举一个例子,2011年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故障拆包的情况,货物要运到美国,主要是发现锂电池有问题,我们积极协调厂家争取开包查看,后来发现这家电池不但决缘做得很好,连防水也做得很好,我们想到的人家都想到了,我们想不到的人家也想到了,这个就是美国产品标准的问题。那么,我们针对这些有信誉的企业,针对这些产品质量标准过硬的产品,我们航空货物检查并不是说要降低标准,而是给它提供便利,更好促进高质量、高标准、高要求的企业发展,既保证安全,又促进航空货运发展。

    康鸣:我觉得从几个方面可以加强,从国家层面国家信誉,不管是企业的信誉,还是个人的信誉,货运这边一般都是企业信誉,这个问题相对来说比旅客单个自然人更容易,咱们现在加强管理不是说成立哪个部门,这个也不太现实。国家层面从各个行规上面金融法律建立完善,可以加强各自承担自己的主体责任这方面来加强。

    第二从安检这块,现在安检训练还应该加强。安检货物千差万别,货是产品,自成品,现在就靠屏幕识别漏洞也很多。所以安检训练更要做,尤其货检尽量从技术层面加强。

    第三方面说到信息化,目前我们货检这一块信息这一块相当薄弱的。昨天我听公安部一所介绍他们那个,我就说包括你说危险品申报,现在危险品申报这块一个是无意识,一个是有意识,应该说现在从危险品这块还是滞后。现在我们对危险品控制出了危险品规则,但是从民航系统每年现在修订一次。公安部这套研发的信息系统,我说能不能把危险品直接电子化。电子化以后从收运角度就可以很快识别是不是违禁品,他说可以,只要你有电子单就可以转化到他的系统里面去,这个也是可以咱们今后加强的地方。

   


    侯庆平:加强训练、电子化、还有建立信誉制度,这个都是值得我们参考的。

   

    陈学亮:我们是做政策研究,我还是从管理角度谈一些我的看法,管理方面也是从政策和技术规范标准展开一下。从政策这一块,我总结一句话,注重两个设计结合,企业自主创新。两个设计就是顶层设计和底层设计。所谓顶层设计就是站在局方角度,或者是我们作为局方支持单位帮助局方做顶层设计。但是确确实实有一些滞后性,因为它要站在宏观角度,出台任何一个政策都有时间的过程,包括前期充分的可行性论证等等。这一块今年3月份我知道公安局那块已经启动一个试点,主要是针对航空公司那一块,后期这一块没有更多跟踪,从去年开始我们做这一块研究的结论,觉得要加强货运安保链条整个研究,加强管理的话,这一块除了安检关口往前推,除了督促中航协实行它的监管,还有对销售代理人通报管理之外,在前面最初的环节,货主这一块根据国际民航组织它里面提的建议,参考国际上发达国家的做法,可能适合我们国情的可以采用。实际上就是想把货主那一块他的身份,他的货物明确化,在运的时候就把这些信息掌握,实际上也是诚信制度一部分。在这一块也开始做一些试点。

    除了这个之外,从我个人理解,因为我们前面在做这方面研究主要看了美国的货运安保方案,它针对不同的参与主体制定非常详细,很成体系。这里面有一个挺好的第三方安检机构,美国TSA有专门认证一批安检机构,这个安检机构主要是能上货级的进行安检。如果货级的货物它可以由第三方认证机构来做的。我觉得就是突破机场空间范围,可以把安检这一块拿到前面来做,不一定放到机场来做。其实大家都有共同需求和想法。这个还是以后要努力的方向,只是因为我们现在还是有一些风险,但是我个人在想,这个还是后面可以涉及的方向,但是得一步一步来。其实也是一种创新,但是这个创新需要勇气,还需要有一些风险担当。但是我为什么说底层设计呢,其实底层设计从企业来讲,他已经有直接的驱动力,而且你们可能抓住了一些经济上的命脉,你们在管辖自己范围内可控的代理人也好,或者长期的货主也好,你们确实可以想办法通过自主的运行模式创新,突破一些政策上。当然以保证安全为前提。但是我觉得这个模式上面确实可以去探讨,只要政策上面没有命令禁止,这个可以尝试。并不是说政策规定才可以去做,如果政策没有规定前提下面,如果对我们来讲有益,而且能够帮助我们实现双赢,我们值得去尝试的。我不代表官方。其实还是自己安检机构帮助一些代理提前做一些安检。

    从技术那一块,我们货检信息系统计划今年会完成这样一个标准,会从它的流程到它里面信息的组织,采集什么样的数据,这个数据满足什么样的规范,反正现在在制定过程中。其实7003它的范围更广,因为前面我们也谈到过,7003年标准虽然是针对机场安保,未来一旦把安保链条整个加强,在各个环节加强,从它的安保条件,安保资质来讲,7003也可以适用,它的一些围界,它的一些视频监控,对一些比较好的代理人,他有能够建设自己的安保条件的情况下面,其实它可以参考7003年标准,一旦把安保资质规范化之后,直接引入7003标准去规范它。在标准规范这一块,我们也是做了很多思考。

   

    陈明聪:刚才提到有偿预检是什么概念,在当前这种条件下,我们绝大多数货代公司都不具备资质,也没有能力去买设备自己作为预检防范,我们通过有偿预检帮助他们把关,他们按照规定还要按照程序到机场安检。所以说比如说青岛有一家自己买断机器,人员资质也培训到位了,就是要把大部分违禁物品提前过滤一下,到了现场仍然在机场检查当中发现的一些,这个就是为什么叫预检概念。这个正是我们现在的国情,当下代理公司的实际状况我想到的有偿预检,提高他们的防范能力,逼他们增加投入,自己完善这一块。所以说他们自己防范过滤完的货物再加到我们安检现场,这个风险会大大降低,从这个角度上讲我们共同努力把这项工作做好。

   

    侯庆平:顶层设计和底层设计相结合,我们也是希望这样有偿预检。我们昆明有一个花市,每年向全国运,运输量很大,他们希望在它那边设立一个安检站,第一是政策不允许,第二安检了之后到了机场,这个运输过程这个安全谁来保证,必须进行二道安检。这个不仅是政策方面,我们实际操作也有一些问题。像陈总说的,可能减化一点第二次安检。

   

    陈学亮:有一块针对诚信制度建立不仅仅对运输具体单位实现监控,也可以对办手续的人进行监控,这个是结合大数据时代,这些数据都监控了,将来黑名单制这个将来更好。

    另外一块从政策来讲,可能标准化是要去思考的。但是可能在现在繁杂过程当中,也许我们先让大家去实践,通过实践形成标准化,可能会有这么一个过程,从这方面也是一个。

    结合现在这种情况,如果当务之急要解决的问题,还是立足于传统的技术手段,技术手段加我们信息化结合,等于说货运安检也搞一个综合的信息化集成解决方案,为什么叫综合解决方案,可能留了你黑名单结果,也留了货运信息量的结果,还留了比如说这个公司运输量比较大,经常运输这个东西,下次一比对差不多,那就迅速通过。当然在另一方面,我们对于新的一些安检设备,比方说单一的设备会有误区,会有死角,我们更多是多视角,多方位查这个货物,本来货物就大,我们从多纬度对它进行一个透视,使我们尽可能能够看得清楚一些,能够看得细致一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货运这块会有一个比较好的。

    但是核心一点还是在流程上,还是在规范上必须有约束。现在我们机场方,还有航空方,不论从哪方牵头,无论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必须给我一个统一的流程。这个可以减少中间环节。我们有前期预检,这个是你自己必须负担的责任,这样责任也前移,剩下是我对我这边负责。这些方面有点慢慢学我们以前最早的安检的模式是对的。

    另外我想提一个建议,从局方来讲,是否对于安全的界定不要那么多,比如说航空货运带刀它也搓不出来,不能把托运的安检纳入到货运安检上面。

   

    侯庆平:我们防的主要是易燃易爆,整个全流程,全过程,每个过程都用信息化来管理的话,肯定也会加强我们货运发展速度。

    请张总也说一下。

   

    张丽:各位专家说得特别好,很多观点我特别同意,把安检先放到代理那边去做,这样我觉得有几个好处。第一那个收的包裹还是比较小,从技术角度比较容易实现,检查效果比较好。第二这个东西检查完了以后送到机场,机场把它放到集装箱那边,对我们来说最大的问题我的东西来了以后,中间这个过程怎么监控。如果我们把前期安检图像和整个检查流程信息能够全部集成,我只是对箱子扫描再加上原来的图像进行比对,就可能发现有没有问题,中间有没有换过东西,这个有可能还是能够解决一部分问题。

    因为我是做技术这一块,对于航空箱的安检来说,我昨天在PPT讲了一个中子技术和X射线融合的技术,这个对航空货物检查还是比较有效,这个技术在国外有些机场已经应用了。因为中子这块能非常有效检查危险品,爆炸物这些东西,再加上多视角和中子技术的融合,基本上能比较有效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是从技术手段解决这个问题。

    另外一个从我的感觉来说,我觉得好多新的问题,新的难题出来以后,我觉得我们可以参照美国DSA的方式。我们前段时间收到美国DSA咨询的邮件,他就把它现在面临的问题写出来了,然后发到各个厂家,你从技术角度来看,我的要求能不能达到?怎么达到?如果我能达到这个东西做出来的成本是多少?它对这个东西进行了全面咨询,把这些东西收集回来之后,在这个基础上进行总结,然后提出一些项目。然后提出项目之后各个厂家就可以申请这个项目,在国家支持下把这个东西做出来。我们国家也需要这样,在遇到一个新的问题,我们厂家和我们研究所和我们需求方,在开始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大家一起来做这个研究,做出来这个东西才真正符合我们需求,而不是像我们现在厂家先自己做,做完之后拿到市场去用,会碰到很多问题,不实用,或者机场的流程不合适。最好在之前我们紧密合作,把研究做出来的话,我觉得更好一些。

   

    侯庆平:刚才大家都讲了安检信息系统,我们今天讨论主题安检信息化,把我们安检信息化如何预检的信息存到第二次安检那边,大大加大了我们安检速度,安检信息系统对我们安检货运发展会起到一个非常积极有效的作用。安检信息系统在货运领域还是一个起步,大家还有什么其他要补充的。

   

    陈学亮:我补充一点,刚才听了几位领导的设想介绍,一个是信息的集成,技术那一块我想强调一点,比如说从预检到我们真正到机场安检控制区的过程,运输途中安全也是很好把控的,一旦形成集装箱,只是一个密闭货车的大箱也好,我觉得现在这种技术都很成熟。两边一扫没有被破坏,就说明它里面不可能加载东西,都是很成熟的。原来我还搞过这方面的研究,其实我都知道。像安检信息系统这样可以把它的内容更扩大一点,不仅在安检环节一些扫描,其实它整个可以涵盖运输链条上的东西,信息都可以集成进去,这样完整保证整个货运安保链条在节点以及节点之间传输的链路上面的安全。局方可以开一个口进行一个试点,做一些尝试。

   

    侯庆平:那这样的我就省事多了,这样也会反过来推动局方政策规定的修改。

    希望通过今天的交流可以更好促进我们民航货运安全发展。既要确保安全,同时又要促进民航货运发展,不能偏重一方。希望货运安全信息系统在我们民航货运领域里的应用可以快速实现。谢谢几位嘉宾!

Related posts

昆明机场新添智能光波消毒机

一潼

《中国民用航空监察员管理规定》解读

一潼

石家庄机场:打造“智慧机场” 乘客可享全流程自助服务

一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