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透析

应急产业蓄势待发 私人飞机难入应急救援体系

        2014年12月24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63号文件《关于加快应急产业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了到2020年,应急产业规模应显著扩大,应急产业体系要基本形成的宏观战略目标。

 

图片来源互联网

  但现实是,中国在应急产业发展正面临着人才、技术和资金的困扰,尤其是社会飞行人才的储备严重不足。

  业内人士表示,私人飞机的市场需求与公众态度都不成问题,但政策层面的瓶颈长期得不到解决,对飞行海拔的限制使得多数私人飞机只能在海拔1000米以下飞行,除了受到管制外,还受到山区和高海拔地区的自然条件限制。

应急救援难调动私人飞机

  每当国内发生地震等灾害的时候,国内一些飞行俱乐部就会“活跃”起来,讨论如何参与震后救援,但是最终能够真正驾驶飞机参与震后救灾的人却寥寥无几。

  “最明显的时候就是汶川地震时期,有个俱乐部朋友带着私人飞机去汶川,但是汶川的海拔太高,飞机飞不上去。”全国人大代表叶文智作为一个飞行爱好者,他已经获得驾驶轻型飞机的资质,每当新闻中播出,国内出现需要救灾抢险的状况时,叶文智所在的飞行俱乐部内部就会热烈讨论,驾驶轻型飞机的飞行员能否加入到应急救灾行列中。

  “比如低空管制在湖南就造成了一个困局。”叶文智以湖南为例,凤凰古城位于湘西山区,游客前往凤凰古城需要坐3个多小时的车,如果有轻型飞机便可以解决漫长的车程。

  “低空开放只有1000米。”叶文智说,湖南的山都是1500米到2000米,增高500米才能过山所以要飞到2500米。”叶文智认为,这也间接导致了救援过程中,能够调动的资源受到限制。

  “汶川地震的时候,只上去了100多架直升机,从俄罗斯借了一架重型飞机,吊挖掘机,但是,我们没有飞行员。全中国会飞外挂重型机械这个科目的极少,武警战士只能每人背一桶油,往山上送。”叶文智认为,现在是放开低空,大力培训各个领域飞行员的时候了。

  由于受到低空管制,飞行员的培训也受到了限制。目前,中国飞行员的驾驶分为三种:一是航线运输驾驶执照,持有人可以担任客运飞机机长;二是商用飞机驾照,持有人可以担任小型喷气机机长和客运飞机副驾驶;三是私用飞机驾照,此种驾照的持有人只能进行不能以盈利为目的的飞行。

  随着私人飞机的普及,中国社会的实力阶层开始参与到获得飞机私照的学习中,“其实无论是私照还是商照,中国都缺少这方面有一技之长的人才。”叶文智曾经策划穿越天门为主题飞机特技大赛,从那个时候起,他开始关注到行业的发展,并获得了飞机驾照。

  2011年,国家实行“低空空域管理改革”,国家民航局局长李家祥表示,2015年我国将全面实现低空管制开放。空军司令部航空管制部部长蔡军曾解释,低空空域分为管制空域、监视空域和报告空域三类。其中,管制空域通常划设在飞行比较繁忙的地区,机场起降地带、空中禁区、空中危险区、空中限制区、地面重要目标、国(边)境地带等区域的上空。在这个空域内的一切空域使用活动,必须经过飞行管制部门批准并接受飞行管制。

  据了解,低空空域,通常是指真高1000米(含)以下的空间范围。“低空开放”则可解释为:解除部分航空器在某些低空空域活动的封锁、禁令、限制等。2007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飞行基本规则》规定,飞行实际高度从600米开始到12500米,每隔300米设一个高度层。一直以来,通用航空作业和转场飞行,高度大多集中在1000米以下空域。

  在叶文智看来,“中国只有500个左右机场,美国19000个,飞行员数量也相差很多。这存在一个潜在的问题,这意味着,在非战争时期,美国、日本和德国可以有非常多的后备飞行员,一旦发生应急情况就可以动员起来”。

应急产业基地将启动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我国将突发事件分为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公共卫生事件和社会安全事件四大类。应急产业就是为突发事件应对活动提供支撑的产业。

  在应急行业发展过程中更困难的是学校和公用基础设施的应急设备缺乏。“很多地震多发区的学校连应急设备、急救包都缺少。”中急培(北京)应急技术中心主任崔元泽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中国状况是,“中国人口众多,且密度大,一直以来,我国在防灾减灾方面承受着比其他国家更为巨大的压力。灾难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沉重的精神创伤,与此不相匹配的是,我国民众的应急意识淡薄,应急知识匮乏,与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的公民应急意识和应急技能相比存在着很大的差距。”

  崔元泽的调研显示,中国的应急产业刚刚开始建设,刚刚起步,对于国家应急人员的储备方面,是很匮乏的。我们国家应急管理的人才队伍会逐步地壮大,但是目前我们跟西方没有可比性。

  2014年12月24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63号文件《关于加快应急产业发展的意见》。将加强全民公共安全、加强风险意识宣传教育、推动应急产品与服务的消费观念转变列为工作重点,并明确提出了到2020年,应急产业规模应显著扩大,应急产业体系要基本形成的宏观战略目标。

  这同时也为应急行业的发展提供了机遇。2015年是中国应急产业发展的元年,崔元泽透露,中国应急产业基地目前在四个地方进行最后的评估,其中包括河北怀安、营口、天津静海、曹妃甸。

  此外,工信部副巡视员景晓波对外表示,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为应急产业发展提供了空间。随着我国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和公众安全意识的提高,社会各方对应急产品和服务的需求不断增长。根据估算,2013年专用产品和服务的产值达到近万亿元规模。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索寒雪

Related posts

机器人崛起将给安防行业带来新商机?

赵辛

从美国寄到中国的包裹竟有枪支!这次又是联邦快递,4个月已蒸发780亿

一潼

50亿人脸识别市场 安防也来分一杯羹

赵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