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航空医疗急救

其他

南航CZ6101–生死间,一个记者有话想对你们说

赵新
     我是一名有着12年新闻经历的记者,11月9号,当我乘坐早八点的南航CZ6101次航班前往北京采访时,我经历了生死的一刻,十五小时后的紧急手术,取出了一段长0.8米的坏死小肠,让我活了命。如今我已出院拆线康复中。   当回想起那一天的点点滴滴,那时我才发现,原来很多夸奖飞机上如何高效救人的新闻,都是骗人的。   11月9号早7点,我在沈阳桃仙机场经过安检后,开始准备登机,登机前我吃了一小桶碗面,一块小蛋糕,几小袋一只装的杏肉。  起飞   7点40分左右登机后,原定8点起飞,但是大约晚点了20多分钟。   起飞后大约5分钟,我开始肛门部位抽搐疼,类似于岔气,但又有点不一样。我忍不住后站起来走到最后一排,但是仍然没有缓解。随即两次去厕所蹲了许久,但是疼痛越来越严重。   大约9点左右,也就是起飞40分钟后,我第一次向空姐求助,口述自己起飞后肚疼不止,无排便感,空姐表示这很正常,是气压问题,他们也常遇到。  病情加重   大约9点20,我已经疼的坐立不安,浑身虚汗。我自己心里感觉到,这绝不是普通的肚子疼,来的非常凶险,而且我的行动力随着疼痛下降的很快。   我立即向空姐再次求助,我说必须叫一台救护车了,空...
其他 热点透析

航空医疗急救事件反思:民航,谁是谁的短板?

赵新
    民航资源网2015年11月23日消息:一篇题为《南航CZ6101--生死间,一个记者有话想对你们说》的帖子在网络上引发轰动。网友“@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发文讲述自己乘坐南航航班的经历,该网友在飞机上突发肠梗阻,在飞机落地后近50分钟舱门才打开,而后急救医生和南航人员不是先救人而是为谁接乘客出舱争吵,最后乘客自己一个人忍剧痛走下飞机。此次事件中南航无疑再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南航在事后的调查中表示:“CZ6101航班当天落地滑行至滑行道时,飞机刹车系统出现故障不能继续滑行,等待拖车拖行至停机位之后开启舱门。”  无论是普通旅客还是民航业内人士看到这个帖子都觉得“心里一阵冰凉”、痛心疾首,回头审视整个事件,我们不禁要问,航空公司做了应该做的吗?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谁是民航链条的那个短板?航空公司做了应该做的?  笔者梳理发现,网络上除了“再不坐南航”的声音之外,亦有不少网友为南航抱不平。“通篇看完了文章,真觉得不是南航的问题”,“等了50分钟没开门,是塔台的原因,后面扶不扶的问题,是救护车的责任。南航已经为了病人备降,该做的都做了,还要怎样呢?”。网友“Ms张小喵”亦认为这件事中南航机组已经做了应该做的:“飞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