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行业资讯

群体免疫是轮盘赌?伦敦飞北京最高价飙至58010,在英华人怎么说

3月12日,在经过与内阁多位要员、相关专家数小时的讨论后,英国首相鲍里斯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英国的防疫政策。鲍里斯表示,现阶段英国防疫政策的核心是拖延,即政府不再检测轻症患者,重点也不是防止所有人被感染,政府只会尽力减缓疫情达到顶峰的时间以防止发生医疗挤兑,床位主要留给重症患者,但不会取消公众活动和关闭学校,只是让有症状患者居家隔离7天,禁止学校安排学生出国旅行,并建议老年人待在家里。

  不过,到了3月14日,有媒体报道称“首相正在和首席科学顾问、首席医疗官员会面,计划从周末开始禁止各种形式的公共活动,包括大型集会”。

  而在英国的防疫策略公布后,在英华人、留学生的情绪也发生了明显变化,准备回国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但机票却早已一票难求,飙至高价。

  英群体免疫策略意味着40万人死亡?

  英国政府预测的结果是,可能英国绝大部分人会感染新冠病毒,虽然有部分人会死亡,但绝大部分人将活下来并获得抗体,最终获得群体免疫力。“英国人要做好失去所爱之人的准备(loseyourlovedonesbeforetheirtime)”。鲍里斯在发布会上表示。

  所谓的群体免疫力(herd immunity),是指人或动物群体中的很大比例因为接种疫苗或者感染病毒后痊愈获得免疫力,而当群体中有大量个体对某一传染病免疫或易感个体很少时,那些在个体之间传播的传染病的感染链便会被中断。

  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朗斯(Patrick Vallance)对媒体表示,大约60%的人需要感染才能使英国享受“群体免疫”。

  而以英国目前的人口来算,获得群体免疫大约需要4000万人被感染并获得抗体,而即使只是按照帕特里克·瓦朗斯预测的1%的死亡率来算,在没有疫苗或者特效药的情况下,获得群体免疫力可能需要死亡超过40万人。

  12日,《柳叶刀》主编RichardHorton连续发了多条消息,抨击英国政府的“拖延”策略,认为英国政府不停课以及不禁止公共活动的行为是完全错误的,英国政府在拿公众健康玩轮盘赌,现在最急需的就是禁止聚集活动并让人们保持距离。

  检测迟缓与防疫物资缺乏

  “2月25日我发烧到39.8度,并伴有咳嗽症状,打电话给111(英国紧急求助电话),想要检测一下,但是被告知发烧咳嗽均超过四天才可以有资格检测,后又被告知没有中国接触史不给检测。不过幸运的是,过了六天我就不发烧。”目前居住在伦敦的ChuhengLiu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几天我周边有三位朋友陆续出现发烧症状,其中一位朋友目前情况已经比较危险了,高烧39度,呼吸困难并卧床不起,但依然不能得到检测。”

  除了难以等到的检测和治疗外,Liu对目前英国的防疫政策的疫情形势也感到十分担忧。

  “这种所谓的群体免疫力疗法,成功的基础一是传播速度小于医疗可承受力,拖延可以使医疗不被挤兑;二是一次感染终身免疫。但是目前人类对新冠病毒认知不足,也有复阳情况,这个真的可以一次感染,终身免疫吗?还是明年还得死亡几十万?”Liu说,“包括英国朋友在内,民众对于鲍里斯政策的怨气很大,政府感受到民众压力后,14日也改变了政策,宣布从15日开始,禁止大型集会。”

  另一方面,目前首都伦敦的防疫物资相当缺乏。”伦敦的口罩、消毒液、酒精、洗手液全部售罄,目前我家的洗手液都是我自制的。”Liu说,“虽然绝大多数欧洲人依旧坚持不戴口罩,政府也宣传口罩无用,但口罩还是买不到了。1月国内疫情严重的时候,我从亚马逊上买了数千个口罩,二月到货2000个,我全部寄回去捐给了国内,还有2000个没到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货。”

  这是一场“轮盘赌博”

  “鲍里斯所说的这个策略太疯狂了,让新冠病毒慢慢的感染60%人,然后去获得群体免疫力?这完全就是一个大型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试验,政府是在让民众用生命去玩轮盘赌博游戏,即使输的概率只有1%。”SherryWang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虽然鲍里斯和首席科学家都解释这个策略经过了严格的论证,但从个体的角度来说,这样做实在太冒险了。”

  Sherry Wang目前在圣安德鲁斯大学攻读国际关系的博士学位,今年是她到英国的第二年。1月31日,她从中国返回圣安德鲁斯,返回学校后即在宿舍自我隔离了14天。2月15日,她隔离结束后去了办公室,但在和同事交流后,却发现绝大多数外国人对新冠病毒还十分无知。

  “在鲍里斯演讲之前,绝大多数欧洲人,包括意大利人,都认为新冠肺炎就是严重些的流感,年轻人不易感,感染了也能自愈,不需要戴口罩,只需要勤洗手就行。唯一重视的是一个德国人,他让家人寄了一套防护服护目镜和口罩,但也被人耻笑了。”SherryWang说,“我向他们解释了中国发生的一切,但他们都不以为意。我觉得他们也是被洗脑了,因为这里的政府和媒体就是这样告诉所有人的:感染的多数是老年人和有基础性疾病的人;年轻人不易感;戴口罩没有作用,勤洗手就行。”

  “实际上,两周前我就感觉形势不对,因此从3月3日开始,自己囤积口罩、消毒液、食物,回到宿舍自我隔离。”SherryWang说,“不过在12日鲍里斯演讲后,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全都被吓呆了。英国政府这个感染几千万,死亡几十万去获得群体免疫的想法,让很多欧洲朋友也感到十分害怕,部分同学已经在囤积物资,还有一部分则准备回家。”

  “我无法评价英国人对群体免疫力策略的看法,但在全球化时代,这对其他严防严控疫情的国家来说,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因为只要在交流,那么病毒就会从软防控的国家散布出去,最终导致硬防控国家的努力功亏一篑,最终把全人类拖到群体免疫力策略上。”SherryWang说,“如果群体免疫力策略失败,一定是场人道主义灾难,但假设群体免疫力成功,那没有免疫力的我回来面对有病毒又有抵抗力的外国人,不就是羊入虎口么?”

  是歧视,还是文化差异?

  在兰卡特斯大学念管理学硕士预科的Jacky Wong也决定回国,因为担心飞行途中的风险,最终他决定高价购买阿联酋航空从曼彻斯特飞北京的头等舱机票。

  “我研究了一下丁香医生的文章,文章说飞机空调有良好的过滤功能,如果发生感染,最危险的是感染源的前后两排和左右两边,但其他位置的人基本都是安全的。”Jacky说,“因此我才决定买头等舱,因为有相对独立的空间,如果飞机上有感染者,头等舱风险会比经济舱小很多。此外,我已经准备了口罩、护目镜、帽子、一次性手套、消毒湿巾、鞋套。”

  从一月初到英国开始,在这三个月时间里,Jacky说他充分感觉到了外国人对口罩的反感。Jacky说:“我经常被人骂是‘病毒’”。

  据Jacky介绍,教授Globalization(全球化)的老师告诉他们,外国人从小就被教育说,只有病人和犯罪分子才会戴口罩。因此,如果你戴口罩,周围人会认为你生病了还出来乱跑,会有排斥心理,但这并非歧视,而是一种文化差异。

  不过,对于老师所说的文化差异,Jacky则有其他看法。

  “我一月底开始戴口罩,已经记不清被多少人骂过‘病毒’了,最开始我会骂回去,后来则选择了无视,只要他们不动手就行。但就在前天,我回宿舍的时候被一个看起来像欧洲人的学生指着鼻子骂getout(滚出去),连骂了三句,我实在受不了就开始和他对骂,他差点要动手,但是被其他人拦下了。”Jacky说,“一些态度好一点的,则会教育我,告知我戴口罩是没有用的,不能预防新冠病毒,而你的解释他永远无法相信。”

  未来,何去何从

  虽然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在英留学生,都对民众毫不在意的态度和政府的拖延行为感到担忧,但决定却各不相同。有人立即买机票回国,有人坚持留守,有人则还在犹豫。

9.jpg

图:伦敦到北京的包机价格

  据Sherry表示,最开始她是准备坚守的,顾虑一是回程路上有风险,担心回去会给祖国和家人带来麻烦;二是目前博士研究进入关键阶段,如果回国完全无法确定的返回时间,可能大半年时间就被耽误了。但是,5天前一位博士学姐发烧,连续打了30个小时NHS的电话,却始终无法接通,这改变了她的想法。

  “在2月3日左右,学校有一位中国学生出现发烧咳嗽等症状,我们马上打电话给NHS,当时NHS反应非常快,很快带走了这位同学并进行检测,虽然结果是阴性的,但还是让这位同学自我隔离了7天。”Sherry说,“但到了3月8日,在鲍里斯表示不会检测轻症患者之前,同样有一位学姐发烧,却是连续打了一天半的电话,也联系不到NHS,永远占线中。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能做最坏猜测,即已经出现了病人急速增加的现象,NHS压力可能已经到了极限。”

  不过,据Sherry说,虽然买了19日回国的机票,但她目前还在犹豫,也在做两手准备。“如果要留守,我已经囤积了物资,并同舍友一起制定了寝室约规,内容包括:不允许在没有洗手的情况下触摸公共物品;拿快递必须和快递员间隔两米并且对快递消毒;不带陌生人到宿舍;冲马桶必须盖住盖子;每天轮流负责宿舍消毒工作等。”Sherry说,“如果要回家,我也买了机票和路上的防护用品,也会持续观察疫情趋势。”

  对于Jacky来讲,相比学业,生命重要千百倍。“学校春假是从3月13日到4月17日,此后还没有通知,但很大可能是网课。不过在英国疫情完全控制之前,我是不准备回英国了。”Jacky说,“如果可以上网课最好,如果疫情控制不了学校又坚持复课,我会选择休学一年,明年再申请。”

  而对于Liu来讲,现在他每天都在坚持请愿。“英国有个请愿网站,只要签名数量达到十万,就有机会被拿到议会讨论。我签署了三次要求学校停课的请愿,请愿人数远超十万人,但还是没被选中讨论。目前我们选择退而求其次,开始联署希望家长有权利选择是否送小孩去学校。“目前已经出现了学校感染的趋势,但英国法律还规定家长必须送小孩上学,如果小孩不去上学,家长会被罚款。而政府解释是如果学校关闭,那么医护人员不得不照顾小孩,造成医疗资源更加紧张。”Liu说,“我家老二有先天性疾病,已经请假在家了,此外我也以咳嗽的名义,为老大请了假。”

  “关于回国的问题,我也考虑过,但目前不太现实。一是成本太高,伦敦直飞机票一个月内的都卖光了,转机机票也在1万以上;二是我较小的孩子有先天性疾病,无法长途飞行。”Liu说,“目前有组织包机回国的,但价格高昂,我也在观察疫情变化,如果英国政府坚持‘躺平’疗法,可能我会让妻子带老大回国,自己留在英国照顾老二。”

  从目前情况来看,英国这个策略已经遭受了广泛批评。WHO(世界卫生组织)也公开喊话,表示任何国家不应自暴自弃。世卫组织发言人亚沙雷维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不要忘了中国、韩国和新加坡等国所取得的防控成果。这些国家已经使用了非常基本,但也强有力的流行病学监测,找到被感染的人,对他们进行测试和治疗,寻找他们的亲密接触者,通过这种努力减缓甚至彻底截断传播链。”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更是抨击称,英国可能会犯一个“致命的错误”。“如果你不知道病毒在哪里,你就无法对抗它。发现、隔离、检测和处理每一个病例,以打破传播链条。因为我们发现和治疗的每一个病例都限制了这种疾病的扩散”。谭德塞称。

  目前,英国政府也对策略做出了调整。3月14日,英国政府正式宣布取消大型活动,但在核心策略上,目前还没有变化。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顾月 

Related posts

NATS在希思罗机场测试AI技术 或能减少航班延误

一潼

青岛胶东机场12月1日起净空校飞

一潼

环保部详解为什么叫停“X射线人体安检设备”

赵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