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市场分析 市场分析 热点透析

民航业新冠病毒疫情影响分析及应对举措(上)

Image default

一、新冠病毒疫情对当前民航业造成的影响与冲击

  (一)新冠病毒疫情对民航业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对航空业务的短中期冲击及对机场持续运营安全的管理压力上,但不改变航空业务的长期增长趋势

  1.旅客吞吐量、飞机起降架次和客座率短期内骤降

  根据交通运输部发布的数据,1月10日至2月16日,民航发送旅客3806.1万人次,同比下降45.1%。(图1)

  图1:2020年春节假期民航旅客发送量和同比增长率(万人次/天,%)

1.jpg

资料来源:中国交通运输部、开锐咨询整理

  飞常准发布的数据显示,1月10日至2月18日,我国机场累计完成航班起降共391332架次,同比减少34.6%。(图2)

  图2:2020年春节假期民航每日执行航班量与去年同期对比

2.jpg

数据来源: 飞常准,开锐咨询整理

  其中,国际航线市场面临“恐慌性”市场萎缩。自1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后,为降低输入性风险,美国、意大利、澳大利亚等130个国家宣布了不同程度的入境限制性措施,64家外国航空公司相继宣布暂停或减少飞往中国的航线航班,国际航线运力投入大幅削减。对比春节前后一周的数据(截至2月1日),国际航线通航点减少19个,航班量和座位数均下降28%,中外承运人运力投入下降幅度相当。多数国家表示,目前的限制措施是临时性的,新冠病毒疫情一有好转,将积极考虑恢复航线航班。

  2.机场持续运营安全的管理压力较大

  随着疫情的爆发和病毒传染方式的多元化,机场作为公共服务属性强且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在疫情期间存在较高的病毒传播风险,面临着更大的安全管理压力。在新冠疫情期间,民航局下发了《关于做好春节返程期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图3),启动应急响应机制,要求企业积极采取有效措施,最大程度保障客运安全。

  图3:《关于做好春节返程期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部分)

3.jpg

数据来源:民航局,开锐咨询整理

  3.相比SARS,新冠病毒疫情对航空业的影响更大,但影响主要集中在短期内,长期或存在“报复性”反弹需求

  相比于其他疫情,2003年的非典型性肺炎与2020年的新冠病毒疫情最为相近。由此,下文我们将通过复盘SARS期间民航业受到的影响来分析 2019-nCoV 病毒疫情对民航业的长期影响。

  中国民航干部管理学院教授邹建军认为,本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对中国民航的影响将远大于非典疫情,并呈现五大特征:一是影响面更广,二是影响规模更大,三是影响结构更深,四是与其它重大影响因素叠加,五是影响持续期可能更长,而且这次疫情对民航的影响是从春运的旺季开始的。

  而大部分学者认为新冠病毒疫情将集中在短期内,并会在疫情结束后产生需求反弹。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副研究员杨立强表示,由于疫情防控而限制人员流动带来的需求量下降,会使我国经济在短期内受到冲击。然而疫情期间被压抑的需求将在疫情过后集中反弹,带动中长期经济回升并向好。

  同时,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副研究员王琛伟也表示:“此次疫情可视为一个短期的经济冲击,使总需求和总供给曲线有一个短期平移。但是,随着时间延长,冲击将逐渐减弱,经济增长终究还是要回到原有的轨迹。因此,长期内不影响经济向好的根本趋势。”

  实际上,从我国民航行业的发展历程来看,尽管历史上经受了多次危机,面对旺盛的市场需求,经过短期的行业整顿和调整,我国民航业能够迅速克服危机的影响,恢复增长的态势,突发事件往往对短期影响很大,对长期影响并不明显。以SARS为例,市场需求在一年内反弹,并在一季度出现了“报复性”修复。根据下图数据显示(图4),SARS疫情影响2003年4-6月的全国民航旅客发送量,但从7月开始,旅客发送量开始出现报复性增长。其中,有部分机场(如深圳机场)在2003年的第三季度就以反弹性增长完成了大量需求的修复。

  综上,长期来看,新冠病毒疫情对民航业的冲击只是暂时的,其影响终将消散。近期IATA也表示:“过去,航空业已经证明了其在面临冲击时拥有的韧性,包括全球性流行病疫情。即便是在SARS疫情之后,国际航空客流量仅在9个月内就恢复到危机前水平。

  图4: 2003年SARS疫情影响下单月全国民航旅客发送量与增速(百万人,%)

4.jpg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开锐咨询整理

  (二)疫情对民航业收入造成冲击,航司收入降幅较大

  疫情期间旅客吞吐量的下降不仅对机场航空性收入造成负面影响,对机场流量型非航收入也造成冲击。由于航空业固定开支占比高,在疫情期间仍需负担人工成本、固定资产折旧、租赁等各项开支,急剧下降的旅客流量导致候机楼内零售餐饮等消费进一步缩减,机场整体盈利性下行。对标SARS疫情,2003年SARS影响下,白云机场、上海机场、厦门空港和深圳机场的主营利润同比增速均为负数,其中厦门空港的增速低至-46%(图5)。

  图5: 2003年SARS疫情影响下上半年国内上市航司与机场主营利润同比增速(%)

5.jpg

资料来源:各上市公司年报、开锐咨询整理

  与此同时,根据国际民航组织的初步估计,此次疫情影响下全球航空公司总营业收入可能减少40亿至50亿美元。2020年第一季度往返中国的旅客总数将减少39%至41%,相当于减少1640万至1960万旅客。这意味着全球航空公司的总营业收入可能减少40亿到50亿美元。

  二、民航业中短期”抗疫“应对举措

  (一)全面贯彻民航局抗疫防控要求,强化机场的运输保障职能

  1.优先保障旅客出行安全及抗疫物资的高效运送需求

  机场作为公共航空运输网络的重要成员,应履行社会责任,优先保障旅客出行安全,同时满足防疫物资、医护人员队伍、病人转运等重大运输需求,确保重要战略物资保障的快捷通畅。

  同时,机场应与各单位协同,建立联合办公平台,以信息互通、疫情会商、处置协同为基本工作机制,强化各单位在疫情防控工作中的信息共享、资源整合和协同联动,提升抗疫效率。

  2.兼顾旅客出行服务质量,注重人文关怀

  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机场仍应兼顾旅客服务质量,注重旅客人文关怀,避免过度散发紧张情绪,引起旅客不必要的恐慌。北京大兴机场计划在航站楼内各个问询柜台进一步增加小语种翻译器的数量,更好地方便外籍旅客寻求医疗救助,第一时间联系医护人员或相关部门及时解决外籍旅客困难。

  3.充分利用智慧化设备降低疫情传播风险,提高机场检疫效率

  利用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等技术,减少人员的直接接触,提高机场的运营效率。深圳机场引入6套”红外人体快速筛检仪“安装在航站楼二层到达区域以对所有到港旅客进行体温”云测量“。相比手持测温设备,筛检仪能够更快且精准的对所有旅客进行体温筛检,旅客在毫不知情的情况即可完成体温检测。此外,深圳机场停车场施行”云托管“服务方案,机场去除了岗亭与收费人员,大量减少了停车场场景中人员的直接接触,在降低疫情传播风险的同时,加快了车道的通行效率。

  (二)科学调配资源,控制运营成本

  1.调配资源优化运力,暂缓部分旅客服务

  我国机场普遍采取集中式功能区布局,机场的日常运营维护成本较难根据乘机旅客人数变化而做出相应调整。因此,机场可依据旅客流量变化及疫情防控需要,对部分航站楼进行重新的规划与调配。例如,疫情期间,三亚机场关闭T2航站楼,长沙机场关闭T1航站楼,海口机场暂停航站楼与站前综合体部分区域服务、暂停国内出发厅A区安检服务,天津滨海机场关闭城市候机楼等形式,调配资源优化运力,有效控制运营成本。

  其次,机场可根据自身现金流承受能力评估疫情期间开展的部分旅客服务。例如,西安咸阳机场已暂停中转旅客免费住宿服务产品,太原机场暂停全部机场大巴运营,桂林机场暂停市外机场大巴、调整市内大巴营运时间、暂停机场宾馆优惠住宿服务、暂停免费享受贵宾厅休息室等服务。

  2.控制人工成本及其他非必要支出

  控制人工成本支出。暂缓招聘计划、说服员工无薪休假、全员降薪、执行薪酬的阶段性发放等措施,均可有效地减少人工成本的支出。2月12日,济州航空公司宣布将以往仅面向乘务员实施的无薪休假制度扩大到全体员工;国泰航空鼓励所有员工于2020年3月1日至6月30日期间放3周的无薪假。

  控制其他非必要支出。控制其他非必要支出,包含招待费用、营销费用、行政费用等等,机场可通过减少招待费用、员工居家线上办公等方式,削减其他非必要支出。SARS期间,成都双流机场曾通过减少会务费用、对外宣传费、赞助费、广告费等降低相关支出性合同金额;降低中层干部公务用车费用等手段减少费用开支。

  3.评估存续项目,暂缓或停止在建工程、投资计划

  机场还应根据自身的现金流情况,对在建项目、投资计划等存续项目进行评估。针对现金流不充裕的机场,应采取延迟在建项目的复工时间、暂缓或停止投资计划的措施延后现金流的流出节点。此外,机场集团还可通过处置闲置资产的方式,盘活资金池,保障现金流的流入。青海机场公司的西宁机场三期扩建、玉树机场改扩建两个在建重点项目,均将延期至3、4月陆续复工。SARS期间,国航停止了一切非生产性投资,东航对于投资项目采取暂缓或停止手段。

  (三)提前制定疫情后旅客需求反弹应对规划

  1.制定人员培训及排班计划,保障机场运行能力

  体量越大的机场,旅客反弹力度越大,机场应提前做好人员尤其是安检人员的培训与排班计划,在客流量反弹之时,确保机场的运行保障能力。首都机场日前利用安检员轮休时间夯实安检业务知识学习,提前策划技能竞赛、知识竞赛等活动检验学习效果,夯实员工业务水平,为疫情结束后的运行保障奠定了基础。

  2.制定基础设备升级计划,扩大机场容量

  对部分因基础设备陈旧而导致容量趋于饱和的机场,应于疫情期间尽快升级改造基础设备,做好物力储备以释放一线劳动力,提高机场容量。

  3.制定重点业务运营规划,加快现金流流入速度

  针对业务较多元化的机场,可依据以往运营经验,在非航业务中对旅客的边际效益进行排序,将边际效益大的业务列为重点业务,待旅客吞吐量复苏之时,最大化其宣传促销力度;边际效益低的业务,可与重点业务搭配进行联合营销,以加快现金流流入速度,尽早恢复盈利。

  4.制定航空公司营销计划,吸引航司优先复航

  相较于大型机场,疫情对中小机场的打击更为致命,疫情过后,即便运输需求逐步上升,大部分航空公司会按照先枢纽、后一线,最后中小机场的顺序循序渐进地开拓航班。因此,建议中小型机场着力于开展对航司的营销计划,以更大的优惠力度吸引航空公司优先复航。针对体量更小的支线机场,建议以此次疫情为契机,通过规模化、专业化运营支线航空的方式,实现规模经济。

  (四)寻求外部援助,探索其他开源节流的可能性

  除去依托机场自身的力量开源节流外,机场还可以通过外部援助的形式,寻求资金的注入,延缓、减少资金的流出。机场应积极向政府争取税收优惠、税费返还、减支缓交五险一金、提供无息贷款等政策。有国资背景的机场还可以联系当地政府,与地方政府进行磋商,寻求股东融资或政府注资,缓解公司现金流大幅下降的风险。

  本文源自开锐管理咨询 作者:廖洁璟 韦潇悦 陈曦

Related posts

张超:跑道警戒灯到底应设在哪儿?从一起跑道侵入事件说起

一潼

“飞机撞鸟”世界性难题有新突破

赵新

机坪管制移交与智能化运行的探讨

一潼

Leave a Comment